等待戈多在悟雨

长在艺术人生身上的蛆

天蒙蒙亮,几道光透过雾霭穿过山脊,远方的路影影绰绰…我一个人在开往朋友婚礼的山路上。
在放空思绪后,开始打开脑洞。这一两年经常会有人找我做设计、出些小方案。不客气的讲,给的大多要饭的价。还得装出老佛爷般的豪情与大气。简直就是王十的八弟。真蠢?不知一件用心的好案子要耗费多少精力、时间、才华?开始不糟践自己,一年多的时间除了公司的设计工作我什么也没接。对甲方画饼的本事我更是挑剔,小爷阅甲无数,简直精彩的能拍成泰国版石头记。甲,眼底的真诚是能感受到的,不必庸人自扰。(如我boos,优秀的老文青)下次甲来谈,我会像商k里的美女明码标价。“logo啊?有5毛、1.5万、5万的你要哪个?”
我一直在画画,跟“爱洗澡”的爷们感受相似,不整就浑身不对。画,在无名画家那儿,归宿就应该在西天神游时和本尊一起烧掉。不得好买,就不买,贱赠,就不赠。最近朋友联系到美帝画廊,也拿出一些买掉。虽价钱抄底,也算死得其所。这事同样不能糟践自己。画画这事本应该只是个爱好或志业。和看黄片一样,喜欢看也不一定要去演。那么多人画了那么久,到了也没看清自己不是那块浊玉。坏就坏在,心态不端,思维不灵。也好,阿甘也快乐。
写到没朋友,但先真诚。

评论
热度(1)
回到首页
© 等待戈多在悟雨 | Powered by LOFTER